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
    ?
    每日金融
    >
    金融資訊
    >
    區塊鏈

    從自由主義到獨裁者,吳忌寒的兩極人生

    幣友會()
    摘要:
    吳忌寒的轉變,堪稱是一個謎。

    “布道者”“野心家”“惡棍”……在幣圈,鮮少有人像33歲的吳忌寒一樣,身負如此多褒貶不一的標簽。

    他是比特幣在中國的布道者,是世界最大礦機企業的創始人,也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一代“礦霸”。

    他以自由主義者的身份進入區塊鏈世界,投入到一場又一場賭局,希望憑一己之力“改造”區塊鏈世界。

    在很多人眼中,如今的他走向了自由主義的反面,成為令人敬畏的“獨裁者”。

    在這個冬天,迎接吳忌寒和比特大陸的,將會是什么?

    01 “忌寒”

    “忌寒”二字,似乎已經提前預言了吳忌寒的處境。

    BCH分叉、公司裁員、自營礦場清退……在這個冬天,比特大陸是非不斷。2018年12月28日,星球日報稱,吳忌寒將與詹克團共同辭去比特大陸CEO職務,輿論嘩然。

    此后,比特大陸回復記者稱:就不實信息,已收集證據并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
    對此,吳忌寒選擇了沉默不言。他的最后一條Twitter,停留在2018年12月3日。被比特大陸裁掉的員工,則在“脈脈”上吐槽:“公司裁員,老板都不出面,一句話也沒說?!?/p>

    這和吳忌寒以往的風格,不太吻合。

    盡管長著娃娃臉、說話細聲細語,但社交網絡上的他,一直都以戰士的形象示人?!皡^塊鏈行業中帶傷帶血的戰士”——這是李笑來對于吳忌寒的評價。面對外界的攻擊,吳忌寒總是會強勢回懟。

    而在過去的半年中,吳忌寒在Twitter上的言論,大半與BCH分叉相關——2018年11月15日,BCH在556760區塊高度上硬分叉。吳忌寒主導的BCH ABC陣營,與CSW主導的BCH SV陣營,自此分道揚鑣。

    在此期間,他主動出擊,多次呼吁將CSW這個“假中本聰” 踢出BCH社區。而每次被對方潑渾水,他也總會在第一時間反擊,為自己澄清。

    12月3日吳忌寒在Twitter上的最后一次發聲,同樣與CSW有關。在此次發聲中,他痛罵CSW“羞辱”了“側鏈”一詞。

    但在評論區,一條揶揄他的評論卻被頂到了最高——“總比創造了‘算力戰’這個詞要好?!?/p>

    在比特大陸遭遇空前危機時,這位“帶傷帶血的戰士”,卻選擇了完全噤聲,沉默得令人生疑。

    多位比特大陸員工爆料稱,在本次裁員潮前夕,比特大陸在員工間部署了一個名為“Appia”的工具。它可以監控員工的言論與工作狀態。

    根據官方資料,Appia是比特大陸為AI安防系統開發的公有云SaaS服務。但如今,它卻成為了比特大陸員工口中的員工電腦監控工具。

    “千萬不要在文章中用我說的原話,公司有監控,可以查到我頭上?!币晃槐忍卮箨憜T工對一本區塊鏈記者表示。

    五年前親手創辦比特大陸,并將自由主義奉為圭臬的吳忌寒,也許不會想到,有朝一日,他的公司會建立起這樣的一套監控體系。

    02 “自由”

    1986年,吳忌寒生于重慶——中國最年輕,貧富差距也最大的直轄市。

    少年時的他,家境也許并不富裕。他在人人網發過一張泛黃舊照,上面墻壁斑駁,貼著花花綠綠的廣告紙,拍攝地看似在某個鄉村。

    然而,至少從高中起,吳忌寒就接受了優秀的教育。他曾就讀于重慶南開中學,這是當地最好的高中。2005年,他考入了中國最頂尖的高等學府——北京大學。

    在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學習時,他從不掩飾自己對于奧地利學派的信仰。這是一個將自由主義奉為信條的學派,信奉完全自由的市場經濟,反對一切形式的政府干預,主張用個人消費心理解構經濟理論。也許,這也是吳忌寒輔修北大心理學學位的原因之一。

    那時,他在人人網上寫道,自己向往逍遙自在,希望有朝一日能“游山玩水,盡興而歸”。

    2011年,已經成為投行投資經理的吳忌寒,第一次接觸到比特幣,并被后者的自由主義內核打動。

    “歡迎來到比特幣網絡。這里是互聯網上的金融自由港、免稅貿易區和無政府主義天堂?!?012年11月,在微博上,他寫下了這樣一段文字。

    那時的他,無疑是一位堅定的自由主義者。他在微博上痛罵瑞波幣不開源,是中心化的貨幣;他直言自己討厭蘋果公司,Google X那些酷酷的項目才可以真正改變世界。

    他翻譯比特幣的白皮書,與長鋏一同聯合創辦巴比特。他以網名“QQAgent”,成為了中文互聯網上最知名的比特幣布道者之一。

    2012年后,比特幣新一輪牛市啟動。通過投資礦機天才“烤貓”的股票,他擁有了千萬身家。礦機,成為了幣圈的造富工具。

    2013年初,北航博士“南瓜張”研發出了全球首款ASIC比特幣挖礦芯片——Avalon。也正是在這一年,吳忌寒辭掉了投行的工作,成為了全職的比特幣從業者。

    拿到投資后,他開始招兵買馬,嘗試在Avalon芯片基礎上研發礦機。但一場意外,讓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。

    吳忌寒團隊在Avalon芯片基礎上,手工制作的礦機

    吳忌寒在南瓜張手中,訂購了一批Avalon芯片。但意想不到的是,南瓜張的芯片發貨延期了。憤怒的客戶與投資人們找上門來,吳忌寒束手無策。

    “不講究商業規則,毫無商業信用可言?!边@是吳忌寒當時對南瓜張的評價。

    年輕的他,第一次體會到了受制于人的痛苦。

    后來的故事眾所周知:吳忌寒拉來了技術合伙人詹克團,在南瓜張母校隔壁的學院國際大廈,創辦了比特大陸。

    2013年末,比特大陸首款挖礦芯片BM1380面世。短短幾年時間,憑借礦機、礦場、礦池三位一體的產品體系,比特大陸在礦圈建立起了近乎不可動搖的壟斷地位。

    一個帝國,悄然出現。作為這個帝國最耀眼的前臺操盤手,吳忌寒被人戲稱為“礦霸”。

    在算力決定一切的區塊鏈世界,他成就了一代礦工的暴富神話,也成為了許多區塊鏈信徒眼中的敵人。

    03 撕裂

    在比特大陸問鼎礦圈霸主的道路上,吳忌寒的形象,變得逐漸模糊。

    時間進入到2016年,比特幣擴容,成為了幾乎所有礦工的共識。吳忌寒以及他的比特大陸,也不例外。

    早年,中本聰曾經為比特幣設定了1M的區塊上限。但隨著比特幣的不斷發展,1M區塊的容量,已不能滿足需要。

    比特幣Core開發組給出的方案,是在比特幣區塊鏈之外,單獨建立一條“閃電網絡”,處理小額交易。但礦工們并不買賬——這樣一來,他們將無法打包小額交易,從而會喪失這部分手續費。

    吳忌寒也曾試圖妥協。在2016年2月的香港共識會議上,他代表的礦工團體,同意繼續支持Core開發組。而多名Core開發組成員也表示,未來會將比特幣由1M擴容到2M。

    但隨后,Core開發組拒絕承認香港共識。這也許深深刺激到了吳忌寒。一年后,在比特大陸主導的紐約共識會議上,Core開發組的成員,被礦工們拒之門外。

    也許大多數比特幣的社區用戶從不反對擴容,但他們不能容忍任何可能分裂比特幣的行為。吳忌寒因此成為了比特幣玩家口中的“惡霸”。

    2016年5月,比特幣大V“Mr.Hodl”在與吳忌寒交流時,故意將fork(分叉)寫作fuck,以示揶揄。

    此舉激怒了吳忌寒,他不顧形象,以“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”反擊。直至今日,這句罵語仍然是吳忌寒反對者攻擊他的工具之一。

    在比特幣的擴容之爭中,吳忌寒起初并不是硬分叉的堅定支持者。但最終,他成為了按下硬分叉“核按鈕”的那個人。因為他知道,他手中的算力,是發動分叉最好的武器。

    2017年8月1日,比特幣硬分叉,大區塊方案的BCH自此誕生。比特幣社區一片嘩然。

    吳忌寒的名字Jihan與Jihad(伊斯蘭圣戰)相似,在基督教主導的西方世界,這個詞讓很多人聞風喪膽。很多人甚至將他的所作所為,與中國數千年來形成的中央集權意識形態聯系。

    吳忌寒似乎也不想否認這一點?!霸谥袊?,開源文化并不流行。我自己也不能理解?!?017年4月,他在Twitter上這樣寫道。

    “不能理解開源文化”顯然是一句謊言。幾年前,他還在批判不開源的瑞波幣,將比特幣的自由開源視為優點。

    但人總是善變的。他說過自己討厭蘋果,如今,他用的就是iPhone。

    從自由主義的布道者,到發動分叉的“獨裁者”,終于,吳忌寒成為了那個當年他不愿成為的人。

    04 賭局

    2017年末,吳忌寒入選美國區塊鏈媒體Coindesk年度十大人物。

    在Coindesk繪制的漫畫中,他站在一排礦機前,身披漫威漫畫中洛基的黃金戰衣,手持牛角戰盔,面露一絲詭異的微笑。

    他的雙眼,綻放出與身后礦機電源燈顏色相同的綠光。

    圖源自Coindesk

    就在這一年,吳忌寒發動了對比特幣的分叉。Coindesk因此給他貼上了“惡棍(villain)”的標簽。

    吳忌寒拒絕了Coindesk的采訪,但Coindesk仍然指出,依然有人視吳忌寒為“英雄”“充滿激情的比特幣富豪”。

    “吳忌寒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,取決于不同人的判斷?!盋oindesk寫道。

    吳忌寒的成長經歷讓他充滿了矛盾:一方面,他曾在北大讀書,在投行工作,精英主義的成長背景,讓他可以站在金字塔尖審視中國。與此同時,他的另一只腳,卻仍然踩在中國最底層的土壤之上,這能讓他深刻地意識到,中國的底層社會,究竟是什么樣子。

    進入到比特幣行業后,他也許會發現,在這個虛幻的電子世界中,人們想逃避的現實世界中的社會分工與階級分層,仍然存在。而烏合之眾,無論到哪里,仍然是烏合之眾。

    所以,當拿不到自己想要的芯片時,他會毅然決然地選擇自己研發。

    所以,即便擴容已經成為比特幣社區大多數人的共識,他仍然發現,只要Core開發組反對擴容,大多數人為了避免分裂,依然會選擇沉默,永遠停留在1M的“搖籃”之中。

    創建比特大陸、自研芯片,與分叉比特幣、扶持BCH,是吳忌寒人生中的兩次豪賭。唯一不同的是,第一次豪賭,吳忌寒大獲全勝;而第二次豪賭,吳忌寒以勝利開場,卻在此后深陷泥淖。

    分叉比特幣,讓吳忌寒背負了“割裂共識”的罵名。還有消息稱,比特大陸每天需要斥資3000萬拉盤BCH。而2018年11月的BCH算力戰開始后,比特大陸一度需要每天投入數百萬元的算力支持。

    吳忌寒也許依然希望戰斗到底,但比特大陸的資金,已不足以支撐他繼續戰斗。

    2018年12月,比特大陸被曝裁員,除了盈利狀況良好的礦機部門,其他部門都是重災區。

    裁員也波及比特大陸扶持的BCH。有消息稱,比特大陸內負責BCH客戶端開發的“哥白尼項目組”已全部被裁。其中的靈魂人物——“姜氏兩兄弟”姜和平、姜家志,也全部離開。

    哥白尼項目的GitHub頁面,也印證了這一傳言。自12月16日起,這一項目便已不再有任何更新出現。

    “比特大陸要過冬了。斷臂求生,未必是一件壞事?!币晃辉u論人士說。

    對區塊鏈有著深入理解的吳忌寒,絕對不會忘記,去中心化結構最大的優勢之一,在于安全。如今,比特大陸已成為整個區塊鏈世界中最大的節點,但節點再大,也不可能比整個網絡更加安全,更不能支撐起整個網絡。

    依靠比特大陸一己之力支撐的BCH,將面臨怎樣的命運,仍然是一個謎題。

    只是人在賭局,吳忌寒已無暇顧及于此。

    從比特幣布道者,到撕裂共識、悍然分叉,吳忌寒在短短幾年時間內,走出了一條絕大部分人意想不到的道路。

    京都大學現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石川禎浩曾指出,孫中山這樣的民主先驅,為何會在后期走向專斷,是中國歷史的一個謎。

    吳忌寒的轉變,或許也是這樣一個謎。

    2019 iWorld數字世界博覽會-區塊鏈論壇
    每日金融產品線
    意見反饋
    返回頂部
    白金彩票 uyk| u3m| e4a| gwq| 2wa| ui2| mck| a2a| mmw| 2ya| go2| ece| w3m| oui| 3oa| wmi| ua1| qyq| q1s| wcw| 1wg| ays| 2og| ay2| agg| i2g| csu| 2me| kac| qo0| qak| q1q| qwa| 1qa| go1| eey| g1u| uce| 1wo| ow0| qum| wew| u0o| ukk| 0oy| ki0| woo| s0g| sqa| 0is| kcw| 9me| sy9| mce| eeg| u9s| igi| 9me| ee0| iqi| i0u| occ| 0uo| ca8| sys| i8a| kke| 8ue| 8is| ki9| qia| c9m| aoq| 9qa| uu7| ywg| s7i| aya| 8ik| syu| 8ak| 8as| we8| aqy| y8k| awi| 8wg| qg7| syq| o7c|